王忠民:社保基金运作经验如何助推国资改革?---陆家嘴金融网

王忠民:社保基金运作经验如何助推国资改革?

      2019-12-02 14:42:06
  

11月25日,由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指导,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共同主办,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联合主办,宁波银行上海分行、太平洋寿险上海分公司全程战略合作支持的"国资大讲坛"第十七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作题为"从社保基金看国企改革和国资运营"的主旨演讲。

11月25日,由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指导,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共同主办,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联合主办,宁波银行上海分行、太平洋寿险上海分公司全程战略合作支持的"国资大讲坛"第十七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

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作题为"从社保基金看国企改革和国资运营"的主旨演讲。

主办方致辞

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罗新宇

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罗新宇在致辞中表示,王理事长在分管社保基金投资时,形成了三大风格和成就:一是社保基金形成了久期长的投资特点,二是资产配置秉承价值投资的基本理念,投资更加强调流动性要求,三是社保基金累计投资收益达9854亿,年平均收益率达到8.36%。王理事长为财政资金、国有股权资金增值保值和国计民生的稳定做了巨大的贡献。

随着国企改革进入以管资本为主的新时代,国资基金正在成为国有资本新的重要形式,规模数万亿元国资基金,充分发挥了国有资本的先发效应与引导作用,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国企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一些国资基金也存在定位不清、市场化程度不高、风险国企等不少问题。在此背景下,充分借鉴社保基金成功的资产运作经验,运营好我国数百万亿的国资,进一步深入推进国企改革,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重大任务和历史使命。相信今天王理事长的主题演讲,将会给大家带来很多收获。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裁助理陈颢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裁助理陈颢在致辞中表示,社保基金是关系到每个百姓的养老钱,关于它的每一个消息都触动着大家的神经。根据联合国预测,到2020年中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当年结余可能出现亏空。而王忠民理事长就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期间,管理社保基金规模达万亿级,年化收益率达8%左右。听到这些数据,相信大家都在心里为王理事长鼓掌。未来政策走向到底是怎样的,相信王理事长会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新华社直属机构,是新华社与上海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的重要成果,服务于上海五个中心建设。大楼毗邻东方明珠,外形像一颗蓝宝石,所以我们称它为"东方蓝宝石"。中心不仅是陆家嘴的地标性建筑,也是上海金融政策发布与解读的平台。我们打造了上海乃至全国的金融思想交流平台,创办了"国资大讲坛"、"海上院士讲坛"、"浙商大讲坛"、"女性讲坛"等系列讲坛,统称其为"陆家嘴讲坛"。每期讲坛邀请一位学术界、思想界或实业界大咖,分享经验、传播智慧,希望能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贡献力量。

主旨演讲

从社保基金看国企改革和国资运营

深圳市金融稳定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

一、社保基金的成立背景及运作模式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于2000年设立,由理事会负责管理,由国有股转持划入资金及股权资产、中央财政拨入资金、经国务院批准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及其投资收益形成。国有企业的资金注入排在第一位。凡含国有股份的上市公司IPO后,当日融资额的10%需要减持给社保基金,后来改为转持,融资额10%的股票转化入社保基金名下,社保基金再选择合适的时机卖掉,不给IPO当天社会资本增加卖出压力。

为了应对未来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诸多问题,社保基金目前主要是储备资金的积累,通过市场化运作进行投资配置。具体来说,社保基金通过政策申请,进行市场化投资估值,捕捉市场化最新投资场景,采用跟进时代脉搏和市场化步伐的投资战略,最终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黑石以及中国股票市场的投资等案例都充分说明了社保基金的市场化投资逻辑。过去18年,社保基金投资业绩不俗,年化收益率保持在8%左右,从成立至今社保基金收益已达万亿,实现了本金与收益1:1的良好表现。

社保基金不仅可以投资国有企业,也可以投资民营企业的股权。最典型的直接投资案例就是社保基金投资蚂蚁金服。当时,蚂蚁金服从阿里剥离出来,估值300亿美元,社保基金投了78亿人民币,占股5%。去年年底,蚂蚁金服估值1万亿人民币,社保基金的占股涨到500亿人民币,投资回报相当可观。而当初,社保基金投资决策会还觉得300亿美元的估值太贵了。

社保基金的成功,就在于把原来财政和国有企业积累的资金通过股权划拨和投资所得进行市场化投资,获得更大的资金增值,捕捉时代发展中的股权市场、债权市场以及基金管理渠道发展带来的市场。

关键一句话,把社会性、国有、民众的集中起来的钱,以市场化逻辑管理投资,找到真正成长和有发展前景的投资场景,让社会获取最好的回报。按市场化的投资场景,社保基金做典型的母基金结构,通过最专业的投资管理机构帮助投资,甚至把后台服务的所有都功能交给市场——财务支持、法律服务、尽调估值等都采用社会化的方式。

二、社保基金与长期投资

中国的社保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延长退休年龄是应对措施。我们的社保中,一块是储备资金(即国家积累的社保基金),另一部分是非储备性的(今天城镇职工的结余有6万亿)。过去非储备性社保都是缴的人多而用的人少,但随着老龄化到来,2015年这个比例几乎持平了,个别年度甚至是用多缴少。而这二十年中,年化回报率只有2%,远不及社保基金年化,甚至无法战胜通胀。

有的地方年轻人都外出了,老职工多,五险一金缴得少,那里的养老账户就空了。国家补贴不起,大前年把其他地方的结余资金的1%作为了协调资金,去年提高到2%,现在3%。问题是,如果其他地方上都不结余,那么这些老龄化严重的地方怎么办?还有一个问题,替代率(退休时拿到的退休前三年平均工资的一定百分比)在被大幅提升。原来社保总池子的补贴,用于提高替代率是远远不够的。到2035年,总池子就将枯竭了。

这之中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个人账户这部分能否真正实施个人账户制度?放眼望去,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实际上只有社会统筹基本账户这一个。在三大支柱当中,第一支柱(个户账户累计金额)占比达到90%,第二支柱只有1万亿左右的规模,而第三支柱几乎为0。国外情况与国内完全不同,在美国开始推行社会保障制度时,个户账户积累的金额在第三支柱体系中占60%,美国人将其用于投资,所以不仅证券市场、股份制、IPO、纳斯达克有所发展,更主要的是以硅谷为代表的PE、VC、天使投资人也得到了发展。配合时代技术进步,越早期的投资越能把握风险取向和历史趋势。长期投资成为主要资本来源,推动了金融市场中全金融链条的有机形成。如果未能企及这种程度,需要靠国有投资、家庭积累投资,积累社会资本规模的速度和数量是不够的,而社保将之转换到了社会资本真正投资当中。

去年,我国将地税上升到国税去收,费改为税收,个人账户归到个人收入中去,另一方面,个人所得税减除,这样一来,费、税率减8%,而这笔资金全部进入到养老账户,并在社会渠道中选择优质机构进行投资。而全社会企业股权投资面临着资本短缺问题,这一政策的实施,会推动中国价值长期机制的有效投资。照此发展,第一支柱就会因为第三支柱和第二支柱账户资金的增加,绝对额不变,而比例逐步降低。未来,第一支柱比例下降到只起保障性作用、基础性作用,而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起到补充性作用。由于当前金融产品收益的不确定性,人们面临着投资金融产品还是消费的抉择,所以除个人账户之外,设计的所有生命周期的产品在市场中没有吸引力。除减费外,这个账户具有延税逻辑,当期的收益全滚存,复利增加,让波动自动对冲而吸引投资者做长期投资。

三、社保基金推动国资国企结构优化

社保基金万亿的结余此前是用个人账户来填补,而现在则是通过国企股权。全国社保基金成立之初,主要资金来源之一就是国企上市时按融资额的10%划归社保基金,而目前,国有企业中的75%已经证券化,再上市的也为数不多。因此,一年前社保基金的资金积累由上市融资额的10%变为存量的国有企业的10%股权划给社保,且不能转售。社保基金的资产管理办法是资本化经营,要求获得高年化回报率,只要管理的越好,当期的资金现金回报就越高,存留的资产就成为底层有效资产。动态有效资产通过结构调整变优,这是现在国有资本最有效的管理。

在过去改革中,国有股份存在着"一股独大"的问题。在股份化、证券化的过程中,过分追求单一大股东,国有企业在治理结构、内在效率结构、内在长期成长发展等方面没有得到最根本的改变。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公司股权结构,构建出有效的股权制衡机制。而国有股份划转社保,一方面,社保基金可以联合其他小股东遏制大股东的不良行为;另一方面,将更多的国有资产划给社保,由专业的管理机构进行资本化管理,小股东也能在关键决策中起到平衡作用。

社保基金长期以来扮演着母基金的角色。无论是PPP项目还是政府的引导基金,都以基金的方式投资,相比投资一个专业细分领域中的某个场景而言,选择这些的基金风险更小。在基金的运营模式方面,国有资本适合做LP而不是GP。如果基金正常运营,GP可以获得事先约定的管理报酬,但同时对投资公司的选择和管理负有无限责任。但现实是,募资与投资管理并无太大关系,重要的还是之后收益率。当国有资产做LP,社会化专业投资的GP就会相互竞争发展,当这个链条长的时候,专业投资机构、金融服务机构、托管也会相应成长,社会金融投资服务也会相应发展。

国有企业的改革,不仅关系到国有资本的回报,而且利用划归社保这一步,将推进全社会大资产管理,促进投资生态体的全面发展。社会既有大量的资本来源,又有长久期的投资,还有广泛的股东交易结构和市场的发展,新经济又可以频繁的被风险投资,这盘棋就下活了,中国的国有资产才会焕发新生。

活动现场

文字:吴天宇,刘金,陈奕屹;见习生:韩静,文俊

图片:陈奕屹

统筹:李志琴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