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克栴: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对中国大学教育的启示---陆家嘴金融网

戚克栴: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对中国大学教育的启示

   陆家嘴金融网   2019-03-18 16:34:41
  

引起美国上下一片唏嘘

3月12日,美国司法部披露了号称美国大学 “史上最大的招生欺诈案”,共50名涉案人员被起诉,包括2名SAT和ACT(两者俗称“美国高考”)考试管理人员、1名监考人员、1名大学行政人员、3名机构组织者、9名大学体育教练和33名家长。这些家长中有好莱坞明星——因出演《绝望的主妇》而获艾美奖的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以及另一个明星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私人股权投资家TPG增长基金的创始人比尔·麦克格拉山(Bill McGlashan)以及华尔街知名律师戈登·卡普兰(Gordon Caplan)等等,涉案学校包括耶鲁大学(Yale)、斯坦福大学(Stanford)、南加州大学(USC)、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SLA)等诸多名校,涉案家长则总共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贿款。此案涉及所谓富人特权以及美国传统大学招生制度的合理性,自然引起美国上下一片唏嘘。但同时也引起了对“教育公平“极其敏感的国人的高度关注。


涉案家长们到底干了什么?

涉案的名人家长们通过涉案中介机构大致干了两个事儿。

一是“高考”成绩造假。他们有的通过本案核心人物——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创办的升学中介机构The Key World Foundation(“The Key”)聘请替考人员,冒名顶替“才疏学浅”的子女考SAT和ACT。这里面有一个考试天才叫马克·里德尔,他基本上想考多少分就考多少,替考一场大约收一万美金。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家长通过The Key安排被买通的考官“关照”考生,给学生现场“纠错”或替换正确的答案,从而获得理想分数。例如,影星霍夫曼夫妇就向The Key捐了1.5万美元,在其安排考官的帮助下,把大女儿的SAT成绩从PSAT(官方模考)的1000分出头,提高到了“关照“下考出的1420分(满分1600分)。说实话,这影星孩子的真实水平也实在是太低了。

二是买通大学的招生教练,让其接受没有任何体育经验的假“特长生”。例如TPG的比尔支付了The Key共25万美元。其中5万美元被用来篡改ACT成绩,其余的被用来买通南加大的橄榄球教练,认可其子为体育特长生,为此他还同意中介将儿子头像PS到橄榄球运动员的身上。另一个好莱坞影星洛莉及其丈夫,则被检察官指控支付了The Key 50万美元,让两个女儿以赛艇队成员的身份进入南加州大学(USC),尽管她们根本都不会划船,连照片都是在测力器上摆拍的。

根据The Key负责人辛格的说法,传统的美国大学有两种入学方式,一种是所谓前门,即硬碰硬的考试、竞争,这要靠学生自己。另一种是所谓后门,即公开的、对学校的巨额捐助,例如捐助上千万美元,或为学校捐赠一栋“教学楼”。 辛格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有一道正门是学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后门是学校的募捐系统,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大学。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证。” 


为什么此案引起美国人的愤怒?

此案在美国引起愤怒,因为其即侵犯了普通民众的利益,亦侵犯了真正捐助学校富人阶层的利益,还侵犯了学校的利益。对普通百姓而言,这些名人可以用钱造假“高考”分数,还可以变成“特长生”,当然挤掉了普通人的“前门”名额。对那些捐助几千万美元,为学校建“楼”的真正捐助者而言,辛辛苦苦捐助了这么多,解决了不少聪明平民孩子的上学问题,自己仍无法获得孩子入学的“保证”,而这些名人用欺诈的手段及十几、几十万美元就可以打开进入名校的“侧门”,令人无法忍受。对学校而言,如同耶鲁大学校长所说,学校也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在整个过程中,学校都没有拿到一分钱,是那些受贿的体育教练、监守自盗的考官和中介机构拿到了钱,而学校则被挤占了的学生名额。本案冲击了美国人的基本道德理念,即用欺诈、行贿、欺骗的手段,实现每个美国家庭都梦想的孩子上名校目的。而其中的篡改“高考”成绩、行贿教练、出局假证明等都属于“重罪”或“重错”概念。


本案对中国大学的启示

在批判西方的教育不公之余,我更关心的是这样一起引起国人关注的美国招生丑闻对中国的启示是什么?因为,无论西方的教育有多么的不公平,每年仍有数以十万计的中国学子踏上赴美留学之路,尽管与美国的同龄人相比,他们为此要付出更多甚至数倍的努力——攻克语言关,远离父母,紧衣缩食,而他们几乎不敢想象进入上述案件中的涉及的名校。作为一个中国家长与曾经的海外留学者,我觉的这个案件提示我们有以下几点值得思考:

一是美国也有“高考”。SAT是由美国大学委员会(College Board)主办的一场考试,其成绩是高中生申请美国大学入学资格的重要参考,它和ACT都被称为美国“高考”。和中国大学本科高考一样,美国大学也是考什么分数申请什么大学,尤其是排名中等以上的大学,因为这些大学要公布自己录取学生标准考试分数的中位数和区间,这也是衡量大学好坏的重要指标之一。对于好学校而言,SAT达不到一定的标准是完全不可能的,例如哥大、耶鲁SAT达不到1530分(满分1600分),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要以为美国没有高考。

二是美国也有“特长生”。笔者在国内大学成长起来,可以说心中和耳中充斥了对各类“加分生”的诟病。其实,在美国也有特长生,因为大学需要有特殊专长的学生,他们尽管可能不擅长考试,但他们可以弥补那些“豆芽菜”或“萝卜胖”或“小眼镜”高分生作为社会中坚或中高级人才的不足与隐患,更可以使大学更加多元化,改变学校氛围,甚至通过校际体育或特长比赛提升学校的声誉与影响力,获得更优的生源与大笔赞助。

三是巨额捐助是美国名校公开的“后门”。尽管应该没有一个名校公开承认,如果你的家庭为学校捐助了几千万美元,或者新建了一栋楼或一个校区,你的子女就一定可以被大学录取,但这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愿意接受的一个事实。因为,几乎所有的美国名校都是私立学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和洛杉矶分校除外),都是靠捐助加上学费来生存与发展的,捐助越少就意味着普通人的学费越高、奖助学金越少。有人说,美国的大学学费不是很贵吗?动辄一年七、八万美元,难道养教授还不够吗?的确,真的不够。一个优秀的名校教授其素质不在华尔街投资家、银行家之下,让他不动心谋求上百万美元年薪的华尔街工作最起码也得十几万、几十万美元教授收入吧,否则他们的两、三个孩子也上不起学啊。美国名校的学生:老师比例又是奇低,一般低于10:1,还有大量的支持与服务人员,还有设施维护费用,更有似乎永远都不停的新楼、新校区、新设施建设投入。所以,以美国的商学院为例,哈佛、斯坦福、哥大等商学院的捐助资金占总经费来源比例都是一半以上,其中高的会超过90%。

先不说这些名校离不开捐助,试想一下,如果有富人捐助了上千万美元让其他上百个穷人的孩子都用能力上得起名校,美国人为什么会不默许让达到一定“高考”分数标准的该家子弟进入这个大学,因为没有了这笔捐助,几十、上百个聪明的平民孩子将无法轻松读书,而美国私立学校又没有国家财政可以要钱。换言之,就算对国内的大学而言,的确有国家财政出钱,但那都是专款专用的。在高校日趋激烈的生源竞争下,学校为了使自己有特色,更有优势,都需要额外的财政投入,那获得额外财政资金所需要付出的人力、物力及校领导精力恐怕都是巨大的。

说到最后,笔者对中国大学招生体制的建议是什么?

一是要坚持“高考”。应试教育就像军队演习一样。一个士兵在演习中都表现不好,打起仗来怎么可能好?一个学生连标准考试都考不好,在真正的人生历练、社会竞争中怎么可能生存与成功。当然,从实际意义上讲,人们希望考试的内容更接近于学生未来走向成人、踏入社会所需的知识与素质。

二是要坚持招“有特长的学生”。所谓大学(University),在英文里词根就是宇宙(Universe),必须多元化,“包罗万象”,有各方面的优秀人才,这样才可能成为国家创新科技的引擎与重要策源地。我们国家也需要有特殊素质的人才。举一个例子,就是中国最近的国际奥数比赛中败北的例子。我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就接受奥数培训(当时叫“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及其初中比赛),受益终生。我后来做金融的数学功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当初的奥数培训。现实生活中,我见过的超级金融天才(注:指正路子的金融天才)都是数学天才。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特长,会落得从“全民奥数”到另一个极端。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数学天才的孕育与培养机制,对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高科技产业创新与发展,甚至我前面说的高端金融服务都会埋下隐患。

三是要打击、杜绝大学招生中的个人腐败,即整治中国招收假特长生的“赛艇、橄榄球教练们”。在中国,这个概念绝不仅仅是体育教练们。中国大学的腐败不只体现在“特长生”上,还有学历越高越容易腐败的特色。这一点从本应扎头基层工作的官员们屡屡曝光高学历,到今年倍受关注的“北大博士后”论文抄袭事件都得以证实。

四是中国应该积极肯定民间大额捐助对优秀大学甚至优秀中学教育经费的重要补充作用,尤其是对那些抱着“善意”初衷的捐助者而言。因为,中国大学与国外大学的一个重要差距就在经费,而大学经费仅靠国家财政和现有学费收入是远远不够的。国家应该通过各种可能的形式,甚至通过立法,在确保社会总体“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进一步鼓励校友、民企、个人等对大学等教育机构的捐助。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