贲圣林:金融业的全球趋势与大上海的机遇挑战---陆家嘴金融网

贲圣林:金融业的全球趋势与大上海的机遇挑战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2018-03-13 15:36:19
  

贲圣林在题为“金融业的全球趋势与大上海的机遇挑战”的演讲中,主要分享了四个方面,一、金融业的前世今生。二、中国如何制定战略去追赶,而上海又该如何定位?三、金融科技化的趋势,以及中国如何换道超车?四、大上海的新机遇。

2018年3月8日,“陆家嘴互联网金融+沙龙”第三讲在上海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成功举办,特邀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摩根大通银行前中国区行长贲圣林作题为“金融业的全球趋势与大上海的机遇挑战”主旨演讲。“陆家嘴互联网金融+沙龙”由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服务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陆家嘴互联网金融协会主办,国泰君安、资邦金服、翼勋金融、有鱼普惠为支持单位。

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光平,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副局长任凯锋,上海国防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刘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晓菊,太平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彭毅,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副校长顾晓敏,瑞银集团中国区负责人及总裁钱于军,上海市金融发展服务中心主任黄升任,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党委书记叶国标,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吕劲,江苏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周宏,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裁张凤明,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孟添,资帮金服集团副总裁王芳,翼勋副总裁杨阳,有鱼金服联合创始人林世春,策道信息创始人杨润江,上海华垒董事长黄春华,上海高智科技董事长刘幸偕等嘉宾到场参加本次活动。

嘉宾致辞: 

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副局长任凯锋

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副局长任凯锋为大会致词时表示,近年来,金融科技以数据和技术为核心驱动力,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创新为基础,正在深刻改变着金融行业的生态格局。国外,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老牌国际金融中心都把金融科技作为重点发展领域,国内,北京、深圳、杭州等地也都把发展金融科技放在优先地位。陆家嘴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功能区,发展金融科技是工作的重点,是提升自贸区建设、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三联动的一个有力抓手,具有重要意义。他表示,陆家嘴发展金融科技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为金融机构服务的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在陆家嘴已有成规模集聚的态势,在交易层、系统层和应用层都有一批在国内领先的机构。未来,陆家嘴金融城将致力于营造高效、便捷、先进的全球性金融科技生态圈,将搭建陆家嘴金融科技发展联盟,通过建设陆家嘴金融科技综合服务平台,支持一批金融科技的孵化器、加速器,培育一批金融科技机构,聚集一批创投、投行、法律、会计等专业服务机构,支持鼓励金融科技方面的技术创新、服务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妥善处理金融科技创新发展和风险防范的关系,对外推介陆家嘴金融科技营商环境和重点企业的创新产品和技术,从而优化金融科技企业发展环境,力争将陆家嘴金融城建设成全球金融科技集聚中心、中国金融科技引领中心和示范中心。

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孟添

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孟添表示,建设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是很多国家、很多地方的趋势,我国的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建设不必太过局限。他认为,长三角地区最有基础。现在的全球科技企业估值排名,第一名是蚂蚁金服,支付宝在上海,但它源于杭州,第三、第四、第五、第十家都是中国的企业。他认为,上海和浙江之间优势互补非常明显,比如,上海的金融科技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产品驱动、营销驱动做得比较好,但技术驱动比较欠缺。浙江则相反,产品驱动、营销驱动相对薄弱一点,但技术驱动做得比较好。杭州和上海这么近,她们俩互补构建成的金融科技生态圈是非常非常重要。为什么一定要把她们连在一起呢?不能单独分开呢?因为要打造金融科技中心,还必须要成为监管的科技中心,上海在监管方面更加有条件,所以这两者结合在一起,长三角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基础。浙江的创业,包括互联网非常发达,上海是传统意义上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两个地方结合,正响应李强书记所讲的,“加快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他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长三角成为全球的金融科技中心指日可待。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裁张凤明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裁张凤明介绍到,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新华社的直属企业,是新华社和上海市重要的战略合作平台,每年都会举办各种的论坛、研讨会、发布会,已成为上海金融中心重要的发声平台,也是各种观点声音交流、交锋、交融的平台。本场讨论的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未来的趋势,是最近非常受关注的话题,大家碰撞思想,分析政策,研讨趋势,探讨各种应用场景的变化发展。如今,科技对金融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大,例如移动支付已经成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证明了科技金融的发展非常快。我们要拥抱它,但也要理性的规范它,既不能捧之如神,也不能畏之如虎。随着市场的发展,政策监管的到位,各种应用场景的成熟,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会迎来新的明天。

主讲嘉宾简介: 

贲圣林教授

贲圣林,博士,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财务与会计系主任、教授、博导,浙大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创始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执行所长。

贲圣林的主要社会兼职包括中央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建言献策小组经济组成员,浙江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联合主席,广东省金融专家顾问委员会顾问委员和伦敦大学学院(UCL)区块链科技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委员会委员以及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和监事。

贲圣林先后获得清华大学工程学士学位、中国人民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学位和美国普渡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在加入浙江大学从事全职学术生涯前服务于金融业,曾先后担任荷兰银行高级副总裁、汇丰董事总经理兼工商金融业务中国区总经理,摩根大通银行中国区行长等职位。

以下为现场实录: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摩根大通银行前中国区行长贲圣林在题为“金融业的全球趋势与大上海的机遇挑战”的演讲中,主要分享了四个方面,一、金融业的前世今生。二、中国如何制定战略去追赶,而上海又该如何定位?三、金融科技化的趋势,以及中国如何换道超车?四、大上海的新机遇。

一、金融业的前世今生。

1171年,威尼斯共和国成立了世界第一家银行——威尼斯银行。在三四百年的过程中,威尼斯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霸占了全球的贸易,在十三世纪的时候达到巅峰。

第二个阶段,是在荷兰,它创造了很多金融业的“第一个”。1602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东印度公司;1609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不仅如此它还创新了一些今天还在延用的产品,比如存款账户、透支账户等。同时,也创造了历史上第一个金融泡沫——郁金香,最疯狂的时候,一支郁金香的价格是6700荷兰盾,相当于45个荷兰人的年收入,也相当于阿姆斯特丹河边上一栋豪宅的价格。最后,因为郁金香泡沫的破灭,荷兰由盛而衰。

第三个阶段,是大英帝国时代。它于1694年建立了全世界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可惜的是,它在1720年形成了南海泡沫。泡沫破裂后让大英帝国伤了元气。所以金融泡沫的破裂会影响实体经济。

第四个阶段,是美利坚时代。美国在1776年建国以后,直到1792年才签订了《梧桐树协议》,1863年纽约证券交易所建立。美联储是1913年美国发生了许多的金融危机以后才建立。

看金融业的前世今生,可以说明这几点。第一,现代金融业源于欧洲,始于国际贸易。第二,时代的变迁,荷兰时代到大英帝国时代再到美利坚时代,实际上是经济实力决定地位。第三,过去是以批发金融为主,基本上服务机构客户,而且这些客户集聚在伦敦、纽约。技术在当时几乎没有影响,往往是需求拉动和制度创新。而今天,技术的驱动力更大。

二、中国战略制定及上海的定位

第二方面,在国际金融格局不断变迁的大背景下,中国应该怎么追赶?第一,看国际金融,现代金融走过将近千年的历史,我们可以认真学习英国、美国等近代金融业霸主的现代国际金融中心经验。把2005年到2014年中国银行业的黄金十年阶段放在全球视野里面做比较,我国税后利润快速增长,基本与美国持平。第二,在十年中,中国银行业平均每年CAGR(复合增长率)是17.7%。第三,我国银行业的资产规模相当于GDP的三倍,银行发展规模很大,但是弱点也很明显。贲圣林讲到,他的研究团队把中国银行业在全球范围内作了对比,研究世界上49家主要银行以及系统性重要机构的国际化指数。通过研究发现,以100分为满分,前五名平均为57分,中国银行是26.62分。再看证券业,因为中国在1914年才成立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因此,我国的研究能力、定价能力等还需要努力提升。另外,保险行业的产品、服务、品牌、风控能力及行业自律、行业道德离国际水平还有一定差距。

贲圣林继续到,在全球金融业国际化的发展路径中,上海作为金融市场交易的聚集地,在追赶的过程中,被赋于了一个重任——要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我国的金融业国际化发展的主要问题是,大而不强、发展不平衡。银行、证券、保险、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的不平衡。我国在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追赶过程中,有很多进步,但同时也有很多不足。

三、金融科技化的趋势,以及中国如何换道超车。

贲圣林认为,更加重要的趋势,是金融的科技化。金融科技的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的IT阶段,以传统IT软硬件为主,即后台要集中,在发展过程中,五十年代出现信用卡,六十年代出现ATM机,七十年代开始出现各类金融衍生品等。到八十年代,英国开始出现金融工程师这一概念。第二阶段,是互联网金融阶段,主要为互联网和移动终端。差不多是过去的二十年,从第一家纯网络银行的成立开始。现在是在第三个阶段,智慧金融阶段,比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可以发现,每一次近代金融创新的背后,都是科技力量在推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科技带来产品的创新,像九十年代的CRM(客户管理系统),以前每个银行都有自己的系统,完全不对接。在技术不断创新的过程中,金融服务的产品更多元,服务的客户也发展到了个人客户。

互联网金融是金融科技的第二阶段,源于英美,他们的创新意识很强。但在互联网金融这个阶段,我国出现了“换道超车”的喜人局面。支付宝比美国Paypal晚五年成立,但支付宝现在是它的好几倍。互联网保险,比如众安保险,是现在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保险企业。在互联网金融这个阶段,我们已经超越了,可在金融IT阶段,我国的差距依然很大。当然中外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都经历了类似的阶段,那就是从启蒙、起步到高速发展,到现在相对比较吻合的规范发展。

金融科技有七大特征,分别是迭代加速化、主体多元化、用户大众化、市场全球化、服务实时化、组织扁平化、要素科技化。可以发现,中间层越来越少,同时,随着科技化的发展,智能终端和大数据风控的出现,也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科技化大趋势需要的人才不仅仅懂金融 、贸易、企业管理、经济等,而应该是同时懂技术和金融的人才。现在,金融中心地位正面临转型,金融科技化这样一个灰犀牛现象,让我们失去了追赶的榜样和目标,虽然拥有独角兽投资规模、交易规模、业务的种类、产品的种类等,我们在学习的阶段实现了超越,中国实践也开始走向世界。现在更多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总结中国实践,如何抢占世界高地,如何制造全球标准,如何引领世界发展。互联网金融发展应该更加规范,为世界提供一个好样板,这中间需要业界和政府的努力,也需要学者的能力。

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战略导向问题,第一,要避免一些不服务实体经济的不良金融现象。一定要服务实体经济,要有普惠的导向。第二,要明确我们的战略定位,是无中生有,还是有中生优,是创造新的需求,还是改善现有的需求,是服务以前没有被服务的客户,还是从现有的客户入手,提供的产品是对现有产品的补充,还是去竞争。这也是一个企业定位问题,构建的企业是更加优秀,还是创造新场景,同时也是战略定位的问题。在新金融领域里,产品相对而言应该是比较简单和透明化。传统金融没有较好服务到的客户,比如小微、乡村金融或高端客户的零散需求。这里面牵涉到做金融的严谨和逻辑,要遵守适当性原则,比如,产品是否适合客户,对风险有没有虚假陈述、带有误导性的宣传等。

互联网金融转型方式有三大主要驱动力,第一,是价值驱动。比如支付宝的便捷和余额宝的存款功能,就是它的价值。因为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欠发达,很多金融服务还是不充分,所以给了他们“可乘之机”。第二,是技术,我们的技术在应用技术这一块相当不错,它改变了金融服务表现的形式,它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比如,人工智能在1956年提出,经过技术演变和机器学习,已经能够做智能投顾。大数据和密码学通过多年的演变,大数据已经可以做到反欺诈,而密码学结合生物学,可以有效的识别个人身份。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已经越来越普遍。第三,是规则驱动。当前的互联网金融以价值驱动为主,未来的互联网金融当是多轮驱动,协同发展。

四、大上海的新机遇。

在未来金融行业,移动支付、智能投顾、公有云、区块链都将被应用到金融当中。在这个过程中,上海在金融业的机遇,有两个方面;第一,“走进去”,眼光要收回来,看中国的原创企业业态,需要上海放下身段,成为整个中国经济的五星级“店小二”。第二,“走出去”,不光要引进发达国家的人才,同时要把中国优秀的产品、人才等输送到国外。上海需要把握行业趋势,及时调整建设金融科技中心的战略,发挥自己独到的人才、资金、政策等优势,引领长三角城市群。

在全国范围内,金融科技化在迅速发展。技术驱动、场景依托和监管合规在同时主导金融行业的未来发展。发展迅速的互联网金融给传统金融带来很大的压力,也呈现出了领先全球的态势。目前有两个趋势,一是科技新兴产业影响着金融业的发展,二是中国的崛起在改变世界的格局。上海应该站在更高和更新的历史方位,要有更强的历史使命感,主动抓住发展机遇。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刘令仪主持本次活动

本文来源:陆家嘴金融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