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观察∣恒大“整理内务” 嘉凯城大股东生变---陆家嘴金融网

市值观察∣恒大“整理内务” 嘉凯城大股东生变

      2017-02-07 15:19:57
  

入主嘉凯城不到一年,恒大地产集团开始着手内务整理。 2月6日,嘉凯城控股股东恒大地产集团,与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恒大地产将其所持有的公司9.52亿股,转让给广州凯隆。转让价格为6.53元/股,合计转让总价62.18亿元。

入主嘉凯城不到一年,恒大地产集团开始着手内务整理。

2月6日,嘉凯城控股股东恒大地产集团,与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恒大地产将其所持有的公司9.52亿股,转让给广州凯隆。转让价格为6.53元/股,合计转让总价62.18亿元。

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恒大地产不再持有嘉凯城股份,广州凯隆将持有公司9.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2.78%。受让方广州凯隆,系转让方恒大地产的控股股东。此次股份转让系同一实际控制人下的股份转让,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嘉凯城曾被外界视作恒大地产回归A股重要的壳公司之一。但是,随着恒大地产着手准备与深圳国资委旗下深深房A重组上市,关于嘉凯城的各种猜测,逐渐归于平静。

2016年10月,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与深深房A签订协议,后者拟以发行A股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中国恒大境内附属公司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持有的恒大地产集团100%股权。这份协议的公布,也意味着恒大地产正式开启回归A股之旅。交易完成后,广州凯隆将成为深深房的控股股东。

资料显示,广州凯隆置业有限公司下属两家公司,分别是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和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恒大集团和恒大地产是中国恒大境内运营的两大平台。前者包括恒大金融、教育、互联网、大健康、乳业、畜牧业等多元化资产,后者则是恒大的地产主业平台。

对于许家印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将恒大地产带回A股。按照恒大地产集团与广州凯隆的协议,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恒大地产将不再持有嘉凯城股份。这在业内人士看来,可以为恒大地产回归A股扫清障碍。

据悉,与恒大地产一样,嘉凯城也从事房地产业务。目前,嘉凯城每年地产收入不足百亿元,这对于庞大的恒大地产来说,近乎可以忽略。同作为“恒大系”的家庭成员,如果恒大地产回归A股,将面临与控股股东的同业竞争问题。如何解决,届时或许在深深房A的最终重组方案中有答案。

深深房A最新公告称,公司与深投控及对手方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各项工作,继续就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沟通与论证。目前,公司重组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相关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


三个月内两改再融资方式 兄弟科技重回定增路径

兄弟科技2月7日发布定增预案。公司拟以不低于11.22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48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6.6亿元,投建年产2万吨苯二酚、3.11万吨苯二酚衍生物建设项目、年产1000吨碘造影剂等项目。

为给此次定增“加码护航”,作为兄弟科技的实际控制人,钱志达、钱志明兄弟二人承诺,拟使用自有资金或合法筹集的资金,分别认购不低于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10%,同时不参与竞价过程且接受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格。

两个多月前,2016年11月22日,兄弟科技便曾停牌筹划定增,而在当月底市场出现一些传闻后,兄弟科技火速变更再融资路径,并于12月6日发布配股方案,成为市场上首家闻风而动变更再融资方式的上市公司。


杠杆买家合伙人闹分歧 汇源通信控股权“摇摆”

汇源通信2月6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广州蕙富骐骥投资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的B级份额的财产委托方,提议更换蕙富骐骥的普通合伙人汇垠澳丰,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从公告内容看,意即蕙富骐骥的劣后方出资人要求撤换普通合伙人,显示出该基金的操盘人汇垠澳丰出现信任危机。”某市场人士分析。

作为收购汇源通信的幕后“金主”,公司控股股东蕙富骐骥的劣后出资方珠海泓沛提议“罢黜”基金掌舵人汇垠澳丰,此举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作为典型的杠杆买家,汇垠澳丰此前以普通合伙人的身份掌舵三只基金,以数百万资金撬动了43亿元,将汇源通信、万家乐、融钰集团的大宗股权收入囊中,但其后主导的资本运作频频遇阻,折射出重组新规抑制“炒壳”后“掮客型”杠杆买家的尴尬处境。


宝能系增持万科被判无效?律师:误把裁定当判决

2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万科工会向法院起诉宝能旗下的钜盛华、前海人寿通过相关资管计划增持万科损害股东利益,请求判令宝能方面增持万科股票的行为属于“无效民事行为”,已获法院支持。深圳罗湖区法院一审裁定万科工会胜诉后;宝能方面上诉深圳中院,并提出将案件移交广东高院管辖,但深圳中院未予支持,维持原判,且为终审裁定。

有资深律师表示,该报道存在法律常识上的错误。判决解决的是案件的实体问题,裁定解决的是诉讼中的程序问题。该报道提到的裁定书中所指的“原裁定”应当是指对区法院有管辖权的裁定,而非万科工会起诉钜盛华、前海人寿通过相关资管计划增持万科损害股东利益的判决。


河池化工股东缠斗纠扯不清 两笔逾期贷款达8300万

2月6日晚间,河池化工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短缺,未能按时偿还于2016年1月27日向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河池金城江支行所贷款项,金额为5300万元,并且以生产设备作抵押担保。

这并不是河池化工所欠下的第一笔款项。在不久前的1月11日,河池化工另一笔金额为3000万元的贷款也到期了。这笔贷款始于2015年7月22日,由民生银行南宁支行授信。这两笔贷款无疑为处在亏损中的河池化工增添了新负担。河池化工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公司营业收入为6.2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12.18%;净利润则为-1.07亿元,同比增亏700.04%。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3.7亿元,同比增长-24.87%;净利润为-1.02亿元,环比亏损60.20%。如果河池化工在2016年年报中不能成功扭亏的话,其将面临被ST的风险。

本文综合自:证券时报、上海证券报、第一财经

编辑:郑源 责编:强正量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