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金融改革要适应实体经济的需要---陆家嘴金融网

李扬:金融改革要适应实体经济的需要

   陆家嘴金融网综合   2016-03-25 15:34:57
金融改革   

在新常态下中国的金融改革应当有新的思路。新的思路就是顺应实体经济的需要,实体经济要什么就改什么。“十三五”期间可能会见到这样的改革思路,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金融体系。

“十三五”进程中金融发展与改革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金融改革应当有一个思路,就是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过去讨论金融改革的时候,这一点并不明确,这次非常明确。

我们谈金融改革的千头万绪,应当以实体经济的需要为主加以整改。谈金融改革之前要理一下“十三五”期间实体经济将发生什么样的重要变化,将对金融改革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觉得主要是三个方面:

第一,“十三五”规划期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一个明显的外在特征就是经济增长速度逐渐下滑。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金融风险将日渐显著。这是我们必须冷静对待而必须认真处理的问题。因此在“十三五”期间金融改革和金融发展第一个任务就是管理好风险。

第二,经济增长下行听起来不是好消息,但确实有好消息,好消息就是五大发展。“十三五”期间,我们会全面贯彻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供给发展。在今后的改革和发展过程中,对于这样的一些新的理念和发展空间,要金融创新,协调发展、绿色发展都需要金融创新。

第三,这几年经济日趋复杂,在这个复杂过程中,需要金融政策加以协调。在“十三五”期间,创造一套内嵌的至少不是互相矛盾的宏观调控体系,具体包括金融领域中一行三会的协调,金融部门作为一个整体的协调,和发改系统的协调。整个政策协调体系应该建立,否则我们可能是事倍功半。

“十三五”期间,实体经济的发展,对于金融改革的要求,是在这三个方面。针对这三方面,我概括了今后六个领域的改革是比较重要的。

第一个领域,金融改革必须要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的目标创造良好的环境。具体到金融来说,就是要提供一些标准。标准是什么?一是利率,二是汇率,三是国债收益率曲线。资源配置用信号来配置,靠信号来引导。利率高低决定了资源往哪里走,汇率决定了怎样更好的利用国内国外两个资源,国债收益率曲线决定了微观上各种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定价基础。这三点应该说都还没有到位。

第二个领域,应当是创新发展,做一些金融创新。“创新”说起来很豪迈,做起来很让人头疼。因为实践创新,有可能成功,但实践创新都必须有金融支持,如果不支持,就会说金融不支持实体经济。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金融体系的创新,能够容忍犯错误,能够管理犯错误过程中出现的金融风险。

现在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基本上做不到这一点。当我们把创新作为今后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任务时,就要寻找或者是创造一种体制机制,去支持创新、容忍犯错误,而且不要终身追究。这套体系其实是现存的,那就是风险投资体系。遗憾的是,经过了很多年发展,它还是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第三个领域,投资仍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个动力,无论是创新还是创业第一步都是投资。第三个领域就是如何发挥好投资的关键作用。

现在的金融体系是不容易支持投资的,因为有两个缺陷,第一个投资需要长期资金,但是我们的金融体系,很难筹集长期资金。资金池很短,资金很长,就出现了金融错配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权益资本的短缺。我们需要投资,投资需要担风险,在金融安排上,投资和风险的承担就需要有大量的权益资本型。

下一步的重点,一是要支持草根。中国现在大企业,甚至中型企业,不缺钱;缺钱的是草根企业,是处在初期阶段的企业。二是要支持地方,中央不缺钱,地方缺钱。下一步资本市场的发展,要把的重点放在地方,因为地方接触草根,接触小企业,接触微企业,接触创新企业。

第四个领域,降低杠杆率应该成为改革工作非常重要的内容。大概归纳一下,去杠杆有六条途径,一是经济增长。因为杠杆率除了企业之外,杠杆率的分母都是GDP,所以GDP的增长是降低杠杆率的一个永恒的基础。二是通货膨胀。但我们现在好象进入了通货紧缩,全世界都在进入通货紧缩。三是减少新债。四是债务核销。债务核销需要有东西去核销,那就是拿资产去抵充。五是资产积累。资产积累和经济增长作为表里。六是现有金融资产的价值重估,2015年的金融风波,背后有这样的思路或明或暗发挥作用。

这样就很清楚,要想使得杠杆率非常健康地降下来,一方面减少债务,少借债;一方面扎扎实实的把经济搞上去。这些都是硬工作。

第五个领域,是监管协调。2015年以来的市场风波,再次暴露了监管协调的问题。现在看来今年也许能解决,作为研究者我们也非常积极热情的提供了我们的建议,我们希望今年能够解决,否则的话问题很大。协调应当是有几个层次,一行三会的协调,一行三会一局的协调,有很多讨论。其实整个金融部门和财政部门的协调,也许是更重要的;再有就是和发改系统的协调,也许是最重要的。

最后一个改革领域,就是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的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共同发展。将来要遇到的金融风险,没有一个是纯商业性金融能够解决的。不良资产的问题,信心的恢复问题,都不是说发展商业性金融可以解决或者恢复。在经济下行中遇到的问题,必须多种金融手段并举才能解决。

总之,在新常态下中国的金融改革应当有新的思路。新的思路就是顺应实体经济的需要,实体经济要什么就改什么。“十三五”期间可能会见到这样的改革思路,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金融体系。


本文内容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在第六届北外滩财富与文化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定。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陆家嘴金融网立场。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